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笛的博客

学术必须交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82年和1985年分别获四川大学历史学学士和硕士学位,并留校任教,1987年提为副教授。1999年获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史学博士,现为得克萨斯A&M大学历史系教授,2003-2005年任旅美中国历史学会会长,2006-2007年度为美国国家人文中心研究员。2009年,任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紫江讲座教授。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近代社会史、城市史、大众文化史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成都的商业空间:店铺和地摊  

2009-09-02 12:15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摘自《街头文化:成都公共空间、下层民众与地方政治,1870-1930》王笛/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

在传统中国城市,虽然街道的基本功能仍然是交通,但人们也普遍用其为自由市场和休闲空间。至少早在宋代,中国城市的商业活动就非常活跃,例如13世纪的杭州不仅商铺幅凑,而且“饭馆、旅店、酒肆、茶房以及有歌女表演场等数目繁多。”在近代,街道的这种商业功能更为明显,从沿海到内陆都是如此。成都作为中国西部商业最为繁荣的城市,街头是除了店铺外最重要的商业空间,而且商业的发展产生了丰富的街头商业文化。

成都居民把街头变成了日常的市场。商人、小贩没有任何限制地在街头出售商品。一些街道变成了专门化的市场,如盐市、鱼市、陶瓷市、棉花市、牛市、猪市、果市、花市、柴市等等,据一个西方人观察,“不同的交易分别占有各自的空间,有的街由木工、靴铺、皮毛铺、刺绣、旧货、丝绸、洋货等分别充斥。”许多由此而得来的街名沿用至今,如盐市口、珠宝街、鹅市巷、棉花街、骡马市等等。大多数游动商贩挑着担子沿街叫卖,他们的货摊可分为行摊、坐摊和地摊。当夜晚来临,交通不再拥挤之时,一些街道又变成了熙熙攘攘的夜市。夜市以东大街为中心,到20世纪初甚至扩展到走马街、青石桥、以及东御街。商贩们在那里出售百货,顾客行人摩肩接踵。毫无疑问夜市促进了市民的夜生活。以前商铺都在夜幕降临前打烊,在夜市带动下,许多商店延长了营业时间。不过,这些地方也有不少“奸商”借光线昏暗以假货蒙骗顾客,另外像偷盗、剪辫、抓帽子的事件也时有发生。

街头不仅作为市场,实际上也成为工匠手工场。无论是在街角还是街沿,工匠们都可以制造产品就地出售。繁华商业区后面的居住区,成了产品的生产地。来访的西方人发现,在小街小巷总是民居和作坊间杂,而且“在每一居所总是在制作什么东西在卖”。而且,像署袜街和红布街这些街道的名字,也反映出那里生产产品的种类。一首关于红布街的竹枝词吟道:“水东门里铁桥横,红布街前机子鸣。日午天青风雨响,缫丝听似下滩声”。外国人也注意到丝织是成都的“大工业”,有着“成百的织布机”。沙帽街既卖又做帽子,帽店和作坊密集。在这些作坊里:

妇女纺棉纱或丝线,或刺绣、编织、缝纫,或做玩具、焚香、纸花以及上坟的纸钱。男人则编凉席、做木盆、桶、篮子、鸡毛掸子,或织布、织毯、绣轴、幌子,或做铁、铜、银的物件和饰品,或与女人同作手工。小孩从8岁甚至小到6岁便成为帮手,他们纺纱、清理鸡毛、磨光木头、混合香料以及其他无须技术的工作。这些家庭作坊的产品在其拥有的小店出卖或由其家庭成员沿街兜售。

虽然在19世纪末西方商品已渗入中国,但土产仍在地方市场居主要地位,“商铺中橱窗展示的多是中国产品”。而且成都的各种商业组织和服务机构诸如汇兑、银行等业务都由“中国人控制。”

随着街头和公共空间使用的扩张,商业文化也得以发展起来。这种商业文化反映在商店的匾额、装饰、商品陈列、店铺与顾客关系、财神崇拜、工匠工作方式以及他们独特的商业语言中。成都商业区总是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。19世纪末一个法国人写道,他十分吃惊地看到成都街道“甚为宽阔,夹衢另筑两途,以便行人,如沪上之大马路然。各铺装饰华丽,有绸缎店、首饰铺、汇兑庄、瓷器及古董等铺,此真意外之大观。其殆十八省中,只此一处,露出中国自新之象也。……广东、汉口、重庆、北京皆不能与之比较,数月以来,觉目中所见,不似一丛乱草,尚有成都规模者,此为第一。”几乎在同时,I?贝德(IsabellaBird)也描述了成都的街道和商铺:“这个城市有着宽阔路面,整齐的街道,各街成直角相交,店面看起来比中国其他地区美观,特别是摆放着精细的金银制品的珠宝店和存列闪光蜀锦的绸缎店。”商业文化经常反映出该地区的宗教信仰、经济状况和社会传统。几乎每个商店都供奉财神,每天早晚店员都要敬拜。这些店铺也反映出当地的文化,正如E?威尔逊(ErnestWilson)描写的:“漫步成都街头,人们从各行业可领会到中国特色的文化教育”,商店的“金光漆亮招牌竖挂着,上面艺术体的大字显示店名和经营范围。”

东大街是成都最重要的商业区,许多外国旅行者都记录了其繁盛。如一个日本人赞道:东大街“肆店宏敞,高轩绮窗。檐头悬各种招牌,长短参差,金碧眩目......商店的样式与北京相似,然这里更为洁净。”1892年一个西方人从东门进入成都,后来他写道:“沿东大街而行,从发光的油漆柜台和绚丽的商品陈列,看到了繁荣和祥和,并逐渐意识到在这个西部城市居然有着一条如此干净、宽阔和如此面貌的街道。在沿长江上溯漫长的旅途中,有此发现使我感慨万千。”20多年后的东大街繁荣依旧,一个日本人给予了几乎相同的描述,但这条大街有了许多“现代”因素。他从东门入城,看到街上竖有写着“向右手走”的交通牌,身著制服的人指挥交通。

各种资料显示,20世纪以前地方官员很少控制集市、市场、小贩和店铺。例如,有集市的时候,小贩们就会聚集在街头招揽顾客,这些小贩给集市带来了活力。由于街头远离官府的控制,这给予人们分享这一空间的机会,居民们尽其所能地使用街头。结果商人和小贩总是为使用街头的空间而争斗,店铺以其招牌、幌子、货摊、桌椅等把它们的“势力范围”伸展进入街道,那些“大而怪”的招牌和幌子跨越街道两边、重重叠叠,以致人们难以辨认上面的字迹。这种场面也成了城市景观和商业文化的一部分,也显示了商业竞争的剧烈。不过,成都商人仍然保持着相互协作的传统,如夏天各商铺都统一行动搭凉棚以避酷暑,一首竹枝词记载了这种活动:“万商云集市廛中,金碧辉煌户户同。春暮日长天渐热,凑钱齐搭过街棚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